大学生万里走单骑:世界那么大 何妨去看看

大学生万里走单骑:世界那么大 何妨去看看
2019年10月08日 08:19 新京报

  周浩抵达海拔将近5000米的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。

  大学生周浩火了。他万里走单骑,从家乡出发,利用两个暑假的时间,共计骑行3.9万公里,完成了骑行中国的计划。

  据新京报报道,三亚学院大三学生周浩,继去年用90天沿边境线驾驶摩托车骑行了大半个中国后,今年暑假,又带上了自己收养的小狗“小二”继续骑摩托,用时40天完成了余下的旅程。在此过程中,父母表示强烈反对,称“命只有一条”,周遭“99%的人都劝我(周浩)不要冒这个险”,但他义无反顾。

  周浩会火,原因无外乎几点:单人环游中国,是大多数同龄人都做不到的“壮举”;其交通工具是摩托车,危险系数较高;他的大学生身份,没什么社会经验,却能单人骑行万里,颇有些“少年游侠”的味道。

  就在今年6月份,媒体还曾报道,山西朔州一高三班主任带领11名“准大学生”,从朔州骑行了1800公里到达上海。8月份,来自安徽的清华大学(分数线,专业设置)新生骑行900公里,从家乡前往清华报到等。

  周浩在骑行中。

  无论是周浩还是这些师生,其实都代表了一类人:敢于挑战。他们用挑战去充盈生命的厚度,去丰富生活的色彩。

  《后会无期》里,自命“旅行者2号”的阿吕骑着摩托环游中国,是因为他笃信“你连世界都没观过,哪来的世界观”。周浩和那些骑行环游一族“冒险”的初衷未必相同,他们四处闯荡的兴致,或许起于青春期内心秩序的共振,也许是源于生活被程式化节奏带着走的缺憾,觉得“再不疯狂就老了”。

  周浩骑摩托环游中国的行为,也让人想起摩托客、青年导演杨帆骑着挎斗摩托环球旅行,并找寻“另一个我”的做法。虽然他的摩托车曾因车祸完全烧毁,他曾因意外导致右手螺旋式骨折、几乎无法正常弯曲,但他决意在“身体里打了一场世界大战”,继续着他的摩旅。很热血,很青春。

  周浩、杨帆们身上的那份心气,挺可贵。不过值得一说的是,骑车环行,终究是冒险行为,无需为了效仿而效仿,尤其是对特定人群而言,模仿起来更需谨慎。挥洒青春热血,也远不止这一条路——真正该学的,是那份挑战精神。

  敢闯敢挑战,生命色彩也会更斑斓。

 

自驾

大咖说

高清美图

精彩视频

品牌活动

公开课

博客

国内大学排行榜

国外大学排行榜

专题策划